• >

    慈海文摘

    劉玉美文||一中慈海,那片含羞的雪花

    文/劉玉

        雨花飛過,落雪傾城。

        那雪,如詩飄落,如詞優美。裹著一縷梅香,從遙遠的北方飄來,紛紛揚揚,和著校園里師生們的青春活力和氣息。生了一爐旺盛的火,煮沸了冬,煮沸了同學們的激情。老師們抖落身上的蝶,添進爐火,一縷詩雪的香氣,一園濃濃的墨香,讓學生的眸子里斟滿了詩,筆下的文字也開出了詩香。那詩香,彌漫了校園,醉了寒冬,醉了落雪。

        那雪,是孩子們一冬的期盼。就如期待春天在麥田里追逐翱翔藍天的風箏,那是懵懂童年小小心靈中潛藏的飛舞的春夢,那潔白的飛雪,是孩子們夢中的小星星,是童話里圣潔的冬夢。

        雪振動著翅膀,飛上教室的窗子,趴在窗臺,把教室里的孩子們喊出來了。你看,校園沸騰了,孩子們沸騰了,一群男生嗷嗷地叫著,手舞足蹈地跳著,跑著,飛也似地沖出了教室。俏皮的男生把雪抓起放在另一個男生的脖子上,把那男生涼的縮著脖子,抓起一把雪飛奔著、追打著。那個英俊瀟灑的男老師也加入進來,他高興地抱起一個正玩地忘乎所以的男生,轉了好幾圈,那個暈暈的男生扶住了身邊正笑的一個男生,倆人一起倒在了雪里,好幾個男生故意地壓了上來。他們笑瘋了,笑聲感染了校園,感染了冬,仿佛聽見腳底下春在激情澎湃地涌動,發出鏗鏘有力的聲響。


        香雪飄舞,落雪緋紅。

        那個戴紅絲巾青春靚麗的女老師,伸出她的纖纖玉手,掬一捧小精靈,她小心翼翼地、陶醉地凝望著手心里綿軟濕潤的雪花,仿佛怕一不小心擦破它的嫩膚,碰斷它的玉莖。那雪在手心化作一滴晶瑩的玉珠,像一面明晃晃的鏡子,映照著孩子們的紅紅臉龐,那些純真的笑容晃花了眼晴。

        突然,老師把手心的鏡子拋上空中,隨即落下如碎銀子般的珍珠。她摘下大紅絲巾,腳尖豎起,輕盈漫舞起來,猶如一個仙女飄舞在潔白的飛雪中,在晶瑩剔透中素顏蝶舞,七八個女生隨即展開曼妙的舞姿跟著老師旋轉了起來,這是一群雪中的天仙,千般韻致,猶如雪化冰融,燕回春暖。又猶如從莫高窟的壁畫上走下的仕女,展臂揮巾,綹發飄揚,踏節應弦而舞。

        那個身穿紅色羽絨服的生物老師,正蹲在地上給一個小男生系散開的鞋帶。她如瓊花飛舞里的一抹紅色的火焰、一枝紅色的香梅,那靚麗的身影,給學校的冬天燃起了一把愛的火,把一粒粒愛的種子,播在飄飛的雪中,種在歡呼雀躍的沸騰聲中,等暖陽升起,等冰雪融化,你會看見,在未來的每一片雪花中都藏著紅色靚麗的身影。



        雪落在校園的懷里,一樹繁花,萬樹梅開。漫天的大雪,粉飾著滿校園的銀杏情懷,飄在冬深處的雪,覆蓋了校園的秋,覆蓋了銀杏樹的落葉。風從樹梢吹過,樹上的落雪簌簌地掉落,風一棵一棵不辜負任何一棵的撫摸。

        那一棵粗壯的柿樹,葉子早已被秋風撕掉,只剩下五六個熟透的紅燈籠似的紅果掛在樹梢,柿子上面蓋著一層薄薄的積雪,宛如水晶里的紅色瑪瑙,如夢如幻般奪目。樹下的三個女生,仰起青春的面容,一個說,昨天還有11個,一個說是10個,另一個說被鳥吃了,正說著,一只覓食的小雀輕輕地站在了一個柿子上面,仿佛從遠處帶來了梅的韻香,帶來了河邊蒹葭的蒼蒼,帶來了春的希望。它靜靜神,伸嘴去啄對面的有一個小缺口的柿子,可是它沒站穩,“刺溜”一個趔趄失足滑了下來,柿子上的雪被震落下來,落在女孩們的頭上、脖子上、身上,女孩們笑成了一團,雪也笑了,笑聲化成了詩,化成了春。小鳥跌至一米的半空,拾起翅膀,樸棱棱站在了雪地上,歪著頭不好意思地看了看三個女生,羞澀地飛走了。



        雪花飛舞,思念綿長。

        多想捧一杯落雪,暈開老師臉上淡淡的思鄉的憂傷。瘦瘦的語文老師,她來自此時早已雪落梅懷的北方,在喧鬧的人群里,她靜靜地站在那里,目光里含滿心事,眺望著遠方,猶如一朵開在雪地的梅花,靜遠深思,芳香四溢,她在思念家鄉,思念家鄉的雪花,和雪花中依門而望、想念自己的媽媽。

        老師,老師,那一聲仿佛遙遠天際傳來的天籟之音,柔柔的,粉嫩的,老師隨音回頭:是一個叫小雨的小女生,她非常靦腆,如一片含羞的小雪花,晶瑩剔透。又如一棵春天校園角落里稚嫩的小草,默默的,怯怯的。兩腮已凍得白里透紅,像一朵含苞待放的初春月季花,透著芬芳。她抑著小臉,伸出凍得彤紅的冰涼小手,拽著老師的衣角,把老師拉出了喧鬧的人群。

        在學校廣場的一角,她指給老師看——那是用雪筑建的一方庭院,用雪堆積的松松胯胯的圍墻,用細樹枝擺起的籬笆門,一間小屋,兩扇門也是樹枝做成,門環是兩片冬青葉子,一扇小窗是幾根枯草莖,窗欞上有一小片紅紅的紅葉小波葉子。她說,老師,這是風鈴。在窗子的下面,是一根小樹枝上面用黃紅的百果葉做成的五個花瓣,她說,老師,這是一枝梅花。



        她仰起虔誠的小臉,目光熱切柔和,老師,你把媽媽接來吧,這樣你就不用想媽媽了。

        老師驚呆了,片刻之后回過神來,蹲下身子,把她的兩只凍得彤紅的小手握在手心,貼在臉上。小女生如一朵潔白無瑕、出塵不染的小雪花,羞羞地扭著身子,一張花一樣的小臉囧的緋紅。老師的眼睛潤濕了,眼角飄起了晶瑩,心里劃過初春的一抹盈盈的鵝黃鵝黃的暖。

        聽,那風鈴響了,叮當,叮鈴……那是媽媽溫柔的話語拔動思念的鈴聲,為老師抹去滿面的愁容和思念的痛,那是媽媽隔空傳來的心語,是愛的暖。

    那枝銀杏葉做的梅花,在銀裝素裹的校園,散發著香氣,彌漫了小小的庭院,醉了天,醉了地,醉了一中慈海校園。


    上海星辉国际女孩照片,上海夜场,上海夜景必须去的地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