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>

    慈海文摘

    劉玉美文||大樹與小草

    文/劉玉

        我習慣地站在窗前,隔著玻璃靜靜地凝望那四棵并排的粗壯的柳樹。

        它們似乎有一種高不可攀的孤獨,佇立在一中慈海三號樓和四號樓之間。它們的枝椏剛毅、蒼勁,枝條筆直向上,極力地親近太陽,固守著自己的思想、信仰、尊嚴以及氣節,透著文人遒勁的風骨。那一樹的節疤,是歲月的沉香,那一道道深深的溝壑,是禪的悟道,是佛的慈悲,是一個故事接著另一個故事的陳述。在一樹樹的褶皺里,藏著歲月的滄桑,藏著時光的悲喜,藏著故鄉的風月,它們與兩邊的教學樓相望,明媚了校園時光。


    1586316373113827.jpg

        當溫柔的手撫摸在粗糙的樹皮上,來回摩挲著,指尖似乎能感受到樹木脈搏的振動。暖暖的春風,催開一叢叢新綠的枝條,枝條上掛滿了小燕子般的鈕扣,它們在風中搖曳著,撒著嬌,飄蕩著波瀾不驚的沖動,梳理著柳絲長長的激情,枝條在風中微微彎斜,以傾聽的姿態訴說著春天的細語。

        枝條長得有點張揚的第一棵,我把它比作性格豪放,具有草原般胸懷的李白,那個“大鵬一日同風起,扶搖直上九萬里”和“我本楚狂人,風歌笑孔丘”的詩仙李白,那個沖向中國詩詞巔峰,令世人刮目相看的李白。


    1586316373211802.jpg


        枝條長得文縐縐的第二棵是優柔寡斷的沈從文。遙想當年,窮途末路的沈從文求助郁達夫,當他接到郁達夫犀利的回信:“難道你拿到畢業文憑的那一天,天上就忽而會下起珍珠白米的雨來的么?”該是多么的抑郁。


    1586316373596850.jpg


        第三棵枝條零亂的則是窮困潦倒的蒲松齡,把靈魂安放在行囊的故事里,一杯苦辣酒,在饑寒交迫的血液里燃燒著蒼涼。那些狐妖,在楹楷小字里裹上生命的盛衣,拽著他的手指,拉開晨曦,煙雨婆娑里都是浪漫的氣息。


    1586316373478900.jpg


        最后枝條柔順的一棵,是被稱為“千古第一才女”的“易安居士”李清照,對,就是那位顛沛流離、孤單凄慘,詞婉約,“怎一個愁字了得”的著名詞人李清照。


    1586316373927463.jpg


        我默默地欣賞,體驗著它們千年前“眼看他起朱樓,眼看他宴賓客,眼看他樓塌了”的滄桑變故,窺視它們內心的坦蕩與焦灼。它們比周邊呆板的高樓更靈慧,像微笑沉默的高士。雖然學生們因疫情尚未返校,但日子因有它們而豐富精彩。清晨與它們一起沐浴黎明的曙光,傍晚,身披落日霞光,笑看薄暮吻夕陽。

        在第二棵大樹腳下盤根錯節的縫隙里,有一棵不起眼小草,它用力推開渾厚的土地,伸出兩片鵝黃的葉子,晃著“腦袋”,好奇地打量著周圍的一切,早早發芽的同伴參差不齊地圍在它的四周,回面高樓,唯獨柳樹和它相依相伴。


    1586316643435911.jpg


        在北面二樓的窗口處,有一棵正開放的傾國傾城的水仙花,它的每片綠葉都楚楚動人,陽光用溫柔的指尖觸摸著它,那優雅潔白的花朵,冰清玉骨,優雅大方地站在窗口,如行云流水,流淌著古詩詞里的清韻,美得令人陶醉。


    1586316643119697.jpg


        小草緊擁在姐妹們的身邊,共同擠掉黑夜里的一抹寒涼,迎來晨曦明媚的陽光。它們從不喜歡張揚,從不讓喜悅迷失方向,只是以低眉的姿態把身心埋進土壤,從根部把生命滋養,把耳朵貼在風口,聆聽著風的歌唱,把追夢的心,融進春的心扉,煥發出蓬勃的生機,為校園添一抹綠,讓自己成為一束光,照亮校園的每個角落。

        校園里寂靜無聲,小草有點寂寞,它想把柳枝上的紐扣摘幾個,給自己做個綠色的胸針,或者拽著枝條蕩個秋千。它踮起腳、伸長胳膊夠,但是夠不到,后來使勁地跳了幾下還是夠不到,便氣喘吁吁地坐在地上,無奈地放棄了。


    微信圖片_20200408112000.jpg


        一只家雀不知從哪里偷來一小段紅紅的絨線,放在了小草的旁邊,小草使勁地喊,小雀沒理會,只顧喳喳地炫耀,啾啾地竊喜,另一只大點的雀來了,問小鳥是從哪里找到的。小鳥做錯事似的一聲不吭,那只鳥氣勢洶洶地飛走了,小鳥尷尬地望了望小草,張開翅膀跳到了樹上。

        一名校工在清理綠化帶里的雜草,小草趕緊縮身,緊緊地貼在大樹身上,撿了條小命,而那些周圍的伙伴們卻東倒西歪的在陽光下風干了對春的期待。小草失去了同伴,有點悲傷,不過一場春雨過后,伙伴們又會發出新的芽兒來。那園工繼續低頭鋤草,突然一陣風吹過,園工的帽子被風掀掉了,露出一個锃亮锃亮的寸草不生的禿頂,小草剛才失去同伴的悲傷頓時被拋到了九霄云外,笑得前仰后合。


    1586316643125523.jpg


        風來鬧,輕輕地摟住小草的腰,晃啊晃啊,手伸進草的腋窩,小草癢癢的,咯咯地笑,仿佛是孩子們回校給的擁抱。

        一群大雁排成“人”字型嘎嘎地叫著,如壯士還鄉,從小草的頭頂掠過,小草帶著羨慕的眼神,凝望著大雁們留在藍天白云上的影子,它太想孩子們了,要是孩子們在,肯定會歡喜地追著大雁跑,那笑聲會粘上風,追著雁兒的行蹤,飛呀飛呀……小草的眼睛潤濕了,孩子們何時能夠返回校園???


    1586316643509969.jpg


        夜晚,月光如水,勾住小草的靈魂和思維,小草想起白天失去的同伴,回憶起彼此曾經的悲歡,黯然流下眼淚,它在朦朧的月光下和自己的影子促膝相談,忽然它聽到了蟲兒弱弱的叫聲,率真的小草霎時感受到了一種莫名的幸福感,那美妙的微弱叫聲讓小草精神振奮。借著蟲兒合奏,小草撿拾那些旋律,小心翼翼地晃動著自己的影子。樓上上網課的老師關掉辦公室的電燈,水仙花也跟著老師休息了,昆蟲們安靜地入睡了,小草望著近處的垂柳,蕩起漣漪的思念,好想過去膩在柳樹的枕邊,做個和柳樹一樣長發及腰的美夢。夢中的孩子們迎著朝陽,背著書包,蹦蹦跳跳地走進校園,用知識作導航,擎一份理想,攜一卷寫不盡的情長,在知識的殿堂里翱翔。小草醉了,仿佛追著孩子們的笑聲,和他們一起瘋、一起成長。

        守一窗黑夜,撥點著文字里的星火。盼春的晨曦拉開門栓,等孩子們懷揣理想,踏香回還。


    1586316643854180.jpg


        【作者介紹】劉玉,女,諸城一中慈海學校圖書室管理員。

        山東省諸城市人,諸城市作家協會會員,曾在《中國詩歌報》、《濰坊文藝》、《日照小小說》、《諸城文學》等刊物平臺發表多首詩歌及散文,在網絡平臺發表四十六首現代詩歌。

    上海星辉国际女孩照片,上海夜场,上海夜景必须去的地方